当前位置:闪艺首页>圈子首页>妃笑长安城>话题详情
楼主

颜尘

趴趴-芊芊

闪艺注册用户自动获得

查看更多>>

书香门第

回复话题 同人文 山河已醉
发表于:2019-05-26 22:19:22浏览量:1090评论:37点赞:38

那年,我十五岁。

我像所有思春的芳龄女子一样,待在讳莫如深的深阁内院里,望着窗外一方狭隘的天空,心却似含苞未绽的红杏,欲要逃离高高院墙之隔,到外面的世界去,寻一缕阳光,吐露一片嫣红春色。

真可笑,我不该怀着这样稚嫩的心思。

世人道安氏春秋是天仙下凡,百年难遇的才贤并举。

这样完美的女子,我是万万比不得的了。

——若这千里山河,亦会喜会愁,又当如何?

神是戒了七情六欲的,我却仍有情。

我千不该万不该,对一个人动情。

 

雾霭中的山与水,那样绵绵的愁,理不清,扯不断。

忽逢命中第一轮火红的骄阳。

光穿透了迷雾,普洒于天地之间,点亮了水天一色。

千里江山多娇,原是需一片曙光,来点燃那沉寂于山野溪谷之底,亘古的,天赐的孤傲。

恢弘的,磅礴的。

光与暗交织互错,心灵的源泉已是汩汩而流,碎开一片粼粼金光。那样荡漾着的涟漪,正如曾有一场不言而至的微风,撩动过原本古井无波的深潭,让人忽觉这一潭死水,又活了过来。

这便是,一场始料未及的心动。

 

我念念不忘的,不过是他喝酒的模样。

他一个人静静地倚着亭柱,一只手随意地搭在架高的膝盖上,另一只手拎着酒壶。

彼时我正在这波光荡漾中泛舟而行,船只靠近湖心亭时,只见他拔出酒塞,漫不经心地把塞子向外头掷去——

“咚——咚,咚......

那块酒塞在水上跳出老远,最终还是随波逐流,不知其踪。

他静静望着水面荡开的圈圈波纹,眉目间尽是萧索。

半晌,许是厌倦了打水漂的把戏,他回神,将手中的酒送至唇边。

或许他不过是个江湖失意的少年郎罢,才跑来这无人处独自喝闷酒。

船橹轻摇,一叶小舟向前渡去。

只是我还是在离去前,鬼使神差地回望了他一眼——他轻轻抿了一口酒,阖眼,似是细细品味着酒香弥漫的感觉,继而嘴角浅浅的勾起一个弧度——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。

好像是在为这酒的滋味满足,只是笑意里藏了些我未读懂的东西。

此时此刻我发觉他从不是一个落魄少年而已。

旁人喝酒,或是为了逢场作戏,助助兴罢,抑或借酒浇愁,又不然便是让好酒配好景,而他喝酒不为其他,乐意便喝。

他仰头豪饮间酒约莫下肚大半,继而饶有兴致地凝视眼前水光潋滟之色。

我回望良久,忽然意识到一件事——

我从未看一个人,看的这样发怔。

 

将我从无意识的怔愣中拉出的,是一场忽逢而至的细雨。

我戴起斗笠,在无尽的烟雾迷蒙中,一人一舟,从他眼前行过。

我不知为何对眼前人有了隐秘的想望,想象着自己的身影落在他眼中,会是如何的娉婷之姿。

低头,仔细看看自己一身素净白纱,期待有一场微风,卷起纱幔摇曳,这样,自己留给他的印象,会否便如世人所说一般,是不染尘埃的仙人?

这样荒唐的想法一旦产生,连我自己都深觉差异,仿佛自己涉入了一个神秘的禁区,是我的脚步从未到达过的心灵之地。

——只是他似是刻意不留意我,复着方才随性而闲适的卧姿,眼神带了些虚茫,像在看极远的,不存在的焦点。

他微倾酒樽,酒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坠入湖水中。

酒香四散在雨雾中,仿佛仍有苦涩回味。

他凭栏而望,我便也顺着他目光追溯去——碧岚随风四散在这山野之间,天是如水墨晕染开一般的灰白,潺潺流水下暗藏的急旋涌动,被风吹斜的雨丝交织成帘。

我心中有些隐隐的情绪·,在这场雨中,被一点一点催诱而出。

便听见那人轻声道:

“千里山河,同吾共一场醉梦。”

极其平静不带情感的声音,那样低沉,像掠过湖面的一只雨燕,霎时间没入了苍山白水,渺远难寻。

心弦在此时,被一只骨节分明的纤瘦手指,微不可绝地拨动了一下。

是了,天地共醉。

再望眼中江山大好,不过也一场白驹过隙的时光。梦里浑然,再被唤醒时,又度过了几千年的沧桑?

梦也山河,醒也山河,梦里不知春秋已过。

又见他掂了亭前一片柳叶,凑近唇畔。

双唇轻启,柳笛之声缓缓流出。

他阖着眼,衣袍与青丝一齐在斜风细雨中翻飞。

 

心底里有个苦涩的声音告诉自己,他是根本未曾去留意谁,亦无须刻意逃避。

偶然经旁人提点,意识到他便是入京的边疆质子殷常,这位在塞外吹过风沙,望过寒月的少年英才,如今亦携风霜雪月,心怀天下,踏尘而归。

之后我看过他在练武场上驰骋于刀光剑影中的身姿,也见过他在一众官家子弟里始终静默不多言的模样。

京城寸土寸金的土地人满为患,远不及边疆黄沙漫漫,辽阔无垠。

在这被权欲充斥着的,狭**仄的空间里,只怕他也觉得一腔志气没能得到挥发之地罢。

我终是明了他那日湖心亭的模样。也许他的心中从来只有江山与鸿鹄之志,他愿与天地同辉,愿与山河永醉。唯独心中再无半分位置予他人,何况是我。

我靠近他,但无力靠近他的心,哪怕此生都将因此抱憾。

我仅能做的,便是尽己之力提点他,暂时护得他在长安这个是非之地里不惹纠纷,不犯大祸。

再后来,我也不过在心底铭刻他喝酒模样,耳畔常幻觉有一阵柳笛鸣响,挟带着万物同泽的风雨之声。

山河已醉。

春秋已逝。

 


 


温馨提示:请不要在网上传播淫秽色情、六合彩赌博、诈骗、病毒攻击、诋毁他人名誉等违法信息。

回复
0/1000
发表
话题
回复
话题
帮助
中心
TOP

闪艺作品为用户独立发布,非本站观点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

Copyright © 2017-2019 300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3000.com 版权所有

ICP证闽B2-20190419 客服QQ:1730407736 商务合作请联系:shanyibd@qq.com

微信扫一扫
关注闪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