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闪艺首页>圈子首页> 话题详情
【阿景同人文】与你一道度过(有续文)
回复话题 发表于:2019-07-22 15:22:12浏览量:1530评论:75点赞:46
楼主

淮水

猴赛雷

杂货铺中兑换获得

查看更多>>

书香门第

我跪在灵堂上,望着案几上供着的牌匾,虽说是上好的红杉,但上头刻着吾妻师璎珞的字眼,匾上的纹路是她生前最喜的荷。
  那人就静静地躺在棺材里头,身着素衣,发丝散在两侧,头别着白色小花,清秀的容颜不施粉黛,眼角下有着小小的五瓣梅印,时光不曾斑驳过她,用刀刻下岁月的痕迹,嘴角上有着若影若现的笑容,她睡着的样子也是极美的。
  她是踏着十里红砖来着宫闱,身着嫁衣,背负着家族的恩宠光耀、怀着对楚嵩颢的爱意,我搀扶着她,一步一步走到他的身边。
  她握着我的手,满心欢喜的说“虽然不能成为他的正妻,但是能陪着他也是好的”她的话犹如在昨日,眼底的喜悦藏不住。
  那时,她多么自由、无忧。
  入宫后,阿景待小姐好,我瞧在眼里,我也渐渐相信,小姐的选择是正确的,她与阿景会相伴到老,就这样一晃五载过去了,我成了云英未嫁的姑娘,当时我有心悦的人,但我舍不得离开她。
  她摸着我的头,笑嘻嘻地说“我家小桐生的貌美,不知哪家公子有这等福分”我羞红了脸,用手帕掩着面说“你净在打趣我,不与你说了”
  但是相伴多年的情谊怎会不知我的心思,我所喜之人,她把我许给了苗宁海,如今的苗太医。
  出嫁前夜,我与她睡在同一张榻上,枕着同一张被子。这夜里我们安安静静的躺着、两双乌黑的眼睛,望着彼此,她红着眼睛说“若是他待你不好,我定要把你接回来”这次换我敲打她的头“小桐会像你与阿景一样幸福的”她抱着我,小声的抽噎着,我亲亲的拍打着说“小桐会回来看你的”。后来我们说了许多的话都关于儿时的、又谈论着未来该是如何的景象。
  我出嫁那日,甚是风光,她给我准备了丰厚的嫁妆,为我床上正红色的嫁衣,她说“这是她曾今的梦想,”都盯着珠钗,亲自为我梳发、盖上盖头,就如当初那样,她搀扶着我送到我的良人身边,她说要幸福美满,我在盖头里哭花了妆,十几年的相伴终是走到了尽头。
  在我走后,小姐身边的人只有李麽麼了,每月我总写信叫官人捎带进去,问她怎样,让她提防着些人,我与她虽隔着道道红墙绿瓦,但是我们却从未断了联系。
  过了三四年,我和官人有了三岁多的孩子,调皮捣蛋,我希望他能继承他父亲的衣钵济世救人,她在阿言满岁时,送来长命锁和许多件小衣裳,这些终是抵不过安好勿念四字来的纯粹,我将字条收好存放起来。
  终于她也有了她和阿景的孩子,那日长安城挂满了红帆,举家张灯结彩,皇上大赦天下,百姓们大喜,坊间流传着许多关于话,有人猜测,中宫多年无所出,虽说与皇上相敬如宾、琴瑟和鸣,但是与悦皇妃师师亲梅竹马,更喜她,可能爱屋及乌,这太子之位恐怕是刚出生的小皇子。
  圣旨到了苗府,传我和阿言入宫,去看望她。我准备了许多的东西,诸如吃食、衣裳、玩具之类的。一路上我在不停地念叨着,说着说那儿,而阿言却安静的坐在一旁。我瞧见异样问他怎么了,他紧张的说着“我怕等会出差错”我听到这儿,笑着拍他的头“阿娘在,璎珞她人最为和善,定会喜欢你的”他却一下子羞红了脸,我只能无奈的抱着他。
  “小桐、阿言来了,快回我宫里坐坐”她一早就来这儿等我们,瞧见我,立马跑过来抱上我,我笑她都是做母亲的人还如此莽撞,不注意下自己的身子,我用手敲她脑袋。
  在宫里停留了许多日子,好似回到了从前在闺中的日子,她还是师璎珞,我还是小桐,抛开了许多的世俗。阿景和她算的上情深意长,她躲在他的怀里,羞滴滴的喊着景郎,我在一旁看着,想啊若是这辈子就这样,也是好的。
  总以为好日子是长久的,一晃眼就被假象所迷惑了,置身在其中无法自拔,若是幸福能够丈量,我愿意分她一半。
  那日,师家都被贬去了荒原之地,说是贪污治罪、在暗中勾结其他家族意图谋反。而悦皇妃虽是无罪,但因其家教,幽静闭门,其子阿樽交与官家亲自抚养在膝下。
  那日的雨可真大,电闪雷鸣,一阵一阵的,我顾不得那些个礼数,我撑了把油伞跑去师府,雨打在身上,路上都是水,稍有不慎便会摔着,一路上跌跌撞撞,好在赶上,夫人留下话让我多加照看小姐和她的孩子,珍重平安。望着马车远去,我不禁用力握住手上的伞柄。
  我回到家中后,官人告我,她在殿前跪了许久,淋着雨,求官家明察秋毫,等下了朝,官家让人遣她回宫,幽居宫里。我求官人,去送几副药,免得受了风寒,还捎带些物件让他趁着时候还早送进去。
  雨过后总会有彩虹,但是璎珞的彩虹去哪了。
  因为师翰林跟师家决裂,未受牵连,我知晓他素日最喜小五,我去向他求助,虽说救不了师家,但她总能救出来。
  时隔三年后,我入宫去瞧她,她倒是消瘦了些,阿樽也回到她身边,她与阿景生了芥蒂,每次他来时时,总说抱病,闭门不见。我问她何故,她说无妨。只是每日领着阿樽读书,宫门也未曾踏出,阿樽偷偷告诉我,她呆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,每日的话也不多,除了他自己和李麽麼,他人一概不理。我摸摸他的头说“那阿樽,在桐姨不在时,定要同李麽麼与她多讲讲话”
  


温馨提示:请不要在网上传播淫秽色情、六合彩赌博、诈骗、病毒攻击、诋毁他人名誉等违法信息。

回复
0/1000
为你推荐
发表
话题
热门
标签
TOP

闪艺作品为用户独立发布,非本站观点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300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3000.com 版权所有

ICP证闽B2-20190419 客服1QQ:1730407736 客服2QQ:1216947748 商务合作请联系:shanyibd@qq.com

微信扫一扫
关注闪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