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闪艺首页>圈子首页> 话题详情
同人•殷常
回复话题 发表于:2019-08-14 15:32:19浏览量:343评论:20点赞:9
楼主

Monstar°简爱°_ah

闪卡特权闪卡特权用户专属标识,开通可立享多项特权福利,每日闪币领不停了解详情>

世家儿女

第一次写文,文笔有些生疏
在我记事那年,父亲被封了侯,封地在——在遥远的边疆。明眼人都看得出,皇上此举其实是明升暗降。可怜我殷家世代辅佐皇室,我父亲更是忠心耿耿,对皇帝上绝无二心,可却落得如此下场。

刚到边塞那时,因为条件恶劣清苦,我曾向父亲抱怨过,甚至还说了皇上的坏话。父亲却把我劈头盖脸骂了一顿,还关了我一个月的禁闭。一个月后,父亲把我叫去他的书房。现在想来他说了什么,我大多都不记得了,只记得他说皇上有他的苦衷,我们要相信皇上。从此之后,除了几句抱怨,就再也没有说过皇上坏话了。

七岁那年,我和父亲坐在城墙上。父亲抱着我,指着那遥远的东方,我知道他指的是京城的方向,是我朝思暮想的地方。他问我想不想回去,我当然想回去,做梦都想回去。他笑了笑,告诉我,下个月我就能回去。我当时开心及了,却错过了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,一丝落寞。

在那一个月里,父亲母亲每天都陪我,叮嘱我到了京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一定要经常写信……我当时还不明白,为什么父亲母亲会说这种话。他们难道不会陪我一起去吗?

那天,京城的马车来了,来接我,也只是我。我当时哭着扑进母亲的怀里,问父亲母亲,他们不和我一起去吗?母亲红着眼眶,你有回答。父亲那时说,他们过段时间会来的。我放心了,上了马车。那是十分激动,我终于可以逃离这个笼子了。殊不知,京城,才是禁锢我的笼子。

到了京城,我拜见了皇帝,他给我安排了府邸,派了几个人服侍我。说是服侍,其实是监视吧。我不懂,傻傻的答应了。那段时间我在京城中过的无忧无虑,每天想的也就是什么时候能再见到父母。

懂事那年,也就是九岁。皇上召我入宫,问我想不想见我的父母。我高兴的点点头。皇上笑了,那笑,有些让人不寒而栗。

九岁那年冬天,雪下的很大。天很冷,我的心也很冷。我见到了我的父母——我父母的遗体。自我记事起这是我第二次哭,哭得是那么撕心裂肺。皇上摸摸我的头,他说,我的父母是战死的,他们是大雍英雄。后来,从旁人口中我听到了一些传闻。我试着去打探我父母的死因,原来我的父母是被皇上杀的,原来我也只是京中的一个质子。父母死后,上府挑事的人很多。我气不过,就和他们打起来了。那之后,我好长一段时间都是消沉的。

十岁那年,我遇见我的春天。安氏独女——安春秋。她是多么美好,美好得让人不忍心靠近。我至今还记得,我和她是怎么相遇的。她似一束光,照亮了我。通过她,我结识了很多人,我终于有了朋友。我十分感谢能遇见她。

十七岁那年,也是她及笄那年。在她及笄的前一天,我拿着礼物,踏着风,去了她家。礼物,是一枚玉佩。这玉佩是父亲留给我的,他说,以后遇见了喜欢的姑娘,就把玉佩送给她。来到安府,远远的看见她坐在院子和薛清在下棋。俩人笑得是那么开心,还讨论着诗词歌赋。也是,她和薛清青梅竹马。她怎会瞧的上我,她可是京中公子们心中的白月光啊,我只是一个质子罢了。我心里酸酸的,转身就走,玉佩最终还是没能送出去。我当时好恨自己平日只知道武刀弄剑,不看诗集。

几个月后,她来找我。她告诉我京中的局势,让我万分小心。临走前,她发现我平时别在腰间的玉佩不见了。我曾向她说过,玉佩的意义。她问我,玉佩去哪了。我说,送人了。我没敢看她,自然也没瞧见她那微红的眼眶。其实,玉佩并没有送人,只是和那藏在心里没有出口的话一样,藏在了盒子里。之后,我和她,就再没怎么说过话了。

十九岁那年的太后寿宴,我破天荒的参加了。只为和她道别。我们在亭中相遇,也在亭中相送。那时的场景,我还历历在目。她抚琴,我舞枪。她恭喜我,终于可以摆脱质子身份,不受人控制。她还问我,我会不会带那名姑娘走。我愣了愣,没有回答。她竟然还记得这件事,她会不会喜欢我。随后,我俩都沉默了。

寿宴上,齐国太子向皇上提出和亲,而对象是——安春秋,皇上答应了。我当时恨不得上去把皇上和齐国太子杀了。


温馨提示:请不要在网上传播淫秽色情、六合彩赌博、诈骗、病毒攻击、诋毁他人名誉等违法信息。

回复
0/1000
为你推荐
发表
话题
热门
标签
TOP

闪艺作品为用户独立发布,非本站观点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300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3000.com 版权所有

ICP证闽B2-20190419 客服1QQ:1730407736 客服2QQ:1216947748 商务合作请联系:shanyibd@qq.com

微信扫一扫
关注闪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