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闪艺首页>圈子首页> 话题详情
【君曲】恨终平
回复话题 发表于:2019-09-01 15:31:20浏览量:3247评论:45点赞:76
楼主

魔教教众小慕执

不可以吃兔兔

杂货铺中兑换获得

查看更多>>
闪卡特权闪卡特权用户专属标识,开通可立享多项特权福利,每日闪币领不停了解详情>

反派

“君绯辞,你,你不……”
男子单手支颐,捉着一缕银白色的发丝缠绕指间,似是有些意兴阑珊,闻言却弯了弯唇:“我不能怎样?长老好像还没有弄清自己的处境呢。”
旋即冷哼一声,目光转向旁边的两个魔使,染上了几分冷戾:“还需要我教你们吗?”
其中一个诚惶诚恐快步走到跪在地上的曲世一身边,毫不迟疑地直接爆出强大的灵流,刚才指着君婴的右手直接被碾成了肉泥。
君婴缓缓直起身来,银发束起,垂在他凝脂美玉般的面庞边,更衬得那赤色纹印妖冶。身上是属于魔尊的华袍,金线贴附在墨黑衣料上,以自己全部的奢靡华美勾勒出栩栩如生的异兽图案,随着他轻抬手腕滑落,如葱根莹白修长的手指停在自己唇边,恶意闪现在血瞳中。
赤白漆三种颜色交织,如同永夜之花,浓烈张扬到极致的美,沉浸在黑暗中,诱使毫不知情的人一脚踏空进无间深渊。
“长老,你知道吗?”他俯下身子,与曲世一平视,“想杀了眼前的人?后悔?”
“这可都是,一直随我长大的啊。”
“我觉得滋味甚佳,所以才施与长老的。”
指尖点到地上那一摊污秽,他蹙了蹙眉,真脏。
果然,他连血都是黑浊的。
“不……绯辞,你不能这样,啊!”
君婴鞋底直接踏上了碎肉,痛楚仿佛来自心底,尖锐得格外长久,虽然知道那东西已经斩断了与自己的知觉传达,但一瞬间的本能让他抛下了自己的一切尊严:“圣子,不,魔尊大人,我愿效忠于你,自降……”
君婴松开了捏着他下颔的手,视线却侵染上了几乎化为实质的恨意,多年来刻骨的情绪终于在此刻全部爆发了出来:“当初,你是不是对我父亲也是这么说的?”
“退下罢。”
两个魔使胆战心惊地祈求了半天这新任魔尊不要殃及池鱼,自然求之不得,连忙撤出二人的视线范围。
“说起来,你早在十几年前,就该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”君婴的眸光一瞬间变得渺远,“你很聪明,杀了所有愚善的人。我可以废你的金丹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。这次,可再没有一个苏子衿。”
这个人曾经也狼狈地一身血污求着他,于是他就把自己的噩梦带回了魔界。
被人按在床榻间粗暴地侵犯,幼小的身体盘绕上的道道伤痕,在尸窟里撕心裂肺地哭喊,他看着已经不会再舔舐他手指、依赖着他的猫……
他以为自己已经抚平了记忆的波澜,可是现在这一切都在提醒他,他还是无法从容。
世界以痛吻他,行走在无尽黑暗中的少年没有办法报之以歌,凌迟他灵肉的利刃,一点点拔出,然后毫不犹豫地插入伤害他的人。
妃靡得手之后,魔界的兵权终于全部回到了他手中,在其余势力拥护下继位魔尊,第一件事,就是抹去生命里最不堪的一段梦魇。
把醉死在温柔乡中的曲世一拉回来后,在阴冷的地牢里,每日重复着之前他对别人的手段,被人**,原先的高高在上碎落一地。
可是,这不够啊……
那时候的君绯辞,被他拉入漫长的黑夜,亲眼看着自己为数不多的温暖在掌心里一点点熄灭。
曲世一甘愿在泥潭中将自己的骨髓都染上脏污,享受能包庇他沉沦的这一切,可以随意扼杀所有不合他心意的东西。
因为在他眼里,除了他自己,世间万物都只仅仅是“东西”罢了。
从父亲撒手人寰开始,曲世一褪下苦心孤诣打造的忠良面具,结束了他的表演,然后帘幕合上又拉开,年幼、弱小、身份尊贵,在这些致命弱点下,毒蛇乖巧地绕在人腕上,在他的视线盲区吐着鲜红的信子。
最后,这些弱点恰恰成了他的保护色。
精彩绝伦的反击,他从第一天就开始筹划了,冷眼看着这个男人整日浸淫在声色犬马中,被慢慢蚕食鲸吞。
颈间一凉,曲世一惊恐地把视线下移,一柄足可切金断玉的利刃,刀鞘镶满了高阶灵石,若是以前,他会绞尽脑汁弄来一把。
只是现在,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
君婴还没有开始用力,雪白的项上已经渗出了殷红的血丝。
“长老,别这么害怕啊……”君婴贴近他耳旁,忽然笑了起来:“你待我不薄,我怎么会就这样让你死了呢。”
随手将它扔在地上,又从虚空中取出了一把磨损斑驳沉重粗钝的刀,“这个才是,我为你准备的。”
没有用灵力,直接挑开了表层皮肉,青色的血管喷涌出最纯粹的红,他笑得快意极了。
刚割了臂膀上几片肉,曲世一的喊叫几近要震坏鼓膜,君婴面不改色,继续观赏这一出期盼了数年的好戏。
“——你未曾与我打过招呼。”
落羽殿里屋门口出现了一个人,曲世一抬起头来勉力看去,只一眼,希望变成了更深的绝望。
一身惊才绝艳的天赋,一张完美无瑕的面庞,连整个修真界都唾手可得,根本看不出曾经被他凌虐的痕迹。
“你想要怎么样?”
君婴并不打算与花幼离多费口舌,尽管深知曲世一落到他手里也是死得更加凄惨,却也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搅。
花幼离淡漠的眸光落到曲世一身上:“炼成丹药,这是你的最后一丝价值了,你该高兴才是。”
不知过了多久,魔界的天晕开墨色,落羽殿内恢复了平静,君婴阖上眸子,疲惫地揉了揉眉心。
待再次睁开眼时,瞳孔微微失了焦距,经历的一幕幕又在脑海里重新放映。
他终于将洗雪了那些日日夜夜叫嚣在耳畔的耻辱,扭曲的魂灵却也无法再与满目纯澈的少年重叠在一起了。
但是,他也不需要了。

温馨提示:请不要在网上传播淫秽色情、六合彩赌博、诈骗、病毒攻击、诋毁他人名誉等违法信息。

回复
0/1000
为你推荐
发表
话题
热门
标签
TOP

闪艺作品为用户独立发布,非本站观点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300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3000.com 版权所有

ICP证闽B2-20190419 客服1QQ:1730407736 客服2QQ:1216947748 商务合作请联系:shanyibd@qq.com

微信扫一扫
关注闪艺